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公车熟女  »  去姐夫家玩干妈
去姐夫家玩干妈
 


上午,我逃课来到姐夫家。
  昨晚姐夫为了感谢我陪他妈回乡,邀我吃了顿晚饭。干妈偷偷告诉我,说姐姐明天不在家。
  “骏……”
  一进屋,干妈火一般热的身子就扑进我怀里,红扑扑像娇艳玫瑰的脸压在我胸前不停地磨蹭着,充满情欲爱恋的眼神直勾勾盯着我,像恨不得把我吃了。
  “宝贝,我的小宝贝,我的心肝!”
  她双手勾住我脖子,狠狠咬住我嘴唇,舌头在唇上滑动,接着塞到我嘴里,用力吮吸,一条腿绞住我的腿,私处往我的大腿根用力磨蹭,热情的几乎要使我窒息。
  在客厅里我们就迫不及待地解卸衣服,裸裎相对了。
  “乖宝贝,想不想干妈啊?”
  “小兰儿,馋坏了吧?”
  兰儿、香儿是妈妈和干妈打小就有的爱称,现在被我借过来了。
  “什么小兰儿不小兰儿的,小坏蛋,没大没小……”
  干妈娇羞的瞪了我一眼,手轻轻捶打我的脊背。“嗯……骏……不知道为什么……我现在每天都想要……你……会不会……觉得我很淫荡……”
  “兰儿,怎么会呢。我就喜欢你这样。”
  “真的吗?”
  她拉着我的手到她胸前饱满的乳房上。
  我便握着肉团,拇指和食指捏住乳头,捻动揉捏着。“舒服吗?”
  “嗯……”
  “兰儿,你的宝贝好象变得更大了,是不是我的功劳啊?”
  干妈舔着我的脖子,在我耳朵里急促呵着热气,低声嚷着:“老公,想死人了。我受不了啦,快……快来吧……”
  “兰儿,你真是个浪货!常常手淫吧?”
  “哎唷……你……你好坏啊……不要说那种事……”
  她撒起娇来,淫荡地扭动屁股,葱白小手伸下来用力抚摸阴茎。
  “我还想看你手淫呢。”
  “不……不要……你好过分哦……”
  干妈脸更红了,低着头沙哑的说。
  “兰儿,你不听我命令吗?”
  我将干妈推倒在XX上,用阴茎在她脸上敲打了两下。
  “啊……别欺负我……骏……坏东西……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……喔……我听你的……我不管了……”
  干妈脸上写满了情欲,开始一手握住一只乳房,揉捏起来,时而将坚挺的双峰互相挤压。
  “奶头硬起来了……真下流啊……”
  她打圈揉着乳头,断断续续颤声说着。
  我则捡起干妈的黑色衬裤,卷住阴茎,也手淫起来。
  干妈睁着如喝醉酒的朦胧眼睛,眨也不眨的凝视着阴茎,像要滴出水来,一只手慢慢伸到股间,食指与中指压迫膨胀突出的阴蒂。她痛苦般的皱起眉头,扭动屁股,流出了爱液。
  “兰儿,你现在想什么?”
  “我……我在想……你……你的鸡巴……想你这根硬梆梆的鸡巴……”
  我把龟头分泌的粘液滴在了干妈嘴上。白色液体衬着红唇,更增性感。她可爱地舔吮起来。
  我又用阴茎在干妈乳房上按摩起来。她更加亢奋,浑圆的双腿对着我大大张开,又白又细的手指拨开阴唇,插进阴道,发出了淫靡的声音,臀部不停摇着配合,挤出的爱液从会阴流向股缝,散发出强烈的女人味。
  “看吧……骏……看吧……我照你的话做了……唔……”
  她突然把我也拉到XX上,劈开大腿,分拨阴唇,直往阴茎上套。
  “哦……进去了……哎哟……好美喔……”
  干妈长长呼了口气,双眸微闭,搂住我脖子,挺起乳房用力在我身上摩擦。
  “骏……你动一动……”
  “宝贝,你动不也一样?”
  我逗弄着她乳头说。
  “你真坏,专捡人便宜。”
  干妈开始用力耸动,胸腹一收一缩,臀部和大腿撞击我下身发出“啪啪”的声音。阴道很有节奏和技巧地收缩着,挤压龟头。
  渐渐频率越来越快。流着汗水的两个不停晃动的大乳在阳光下白得耀眼,挺起的红嫩乳头,随着急促的喘息上下起伏。小腹因兴奋而不规则地抽搐着。浑身白肉像凉粉一样颤巍巍的抖动。
  “来,快点呀,不要折磨我了,里面好痒。”
  她趴在我耳边低声哀求,吐气如兰。
  柔媚的话语撩旺了我的欲火。我伸出双臂抱紧干妈的腰背,挺起胯骨,向上顶送。“干妈,你再叫呀,肏屄时多说些浪话才助兴呢。”
  “好吧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的大鸡巴骏骏……你让我说什么……我就说……哎哟……什么……只要……只要你……喔……只要你把我肏美了……啊……”
  “说你是个老浪屄。”
  “我是……我是……我就是老浪屄……啊……哎呀……你的大……鸡巴顶死老浪屄了……老浪屄的……屁眼也是……你的呀……肏死我屁眼儿吧……”
  “叫爸爸,叫我亲爸爸。”
  “爸爸呀……大鸡巴爸爸……老骚屄……美死了……爸爸快用大鸡巴杵闺女吧……啊……”
  “兰儿,你真骚浪,爸非要肏得你叫救命不可。”
  “啊……我……不行了……受……受不了……要肏死了……啊……爸爸……你……你真行啊……把我……我的尿又要掏……掏出来了……”
  干妈恣情纵意的发出了带哭腔的欢叫,热气不断喷向我。她媚眼如丝的看着大阴茎在爱液泛滥的阴道里进出,身体疯狂乱颤,扭腰打转,两只手四处乱抓,双腿踢着,很快就达到了高潮。
  我搂抱着干妈瘫软的娇躯,继续不快不慢地上下耸动。厚厚的阴阜象个肉垫,任我肆意冲撞,那种快意的感觉真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。
  她捉起我一只手,在脸颊上轻轻抚摸着,还伸舌去舔手指,痴迷的眼神直盯着我,柔细的长发遮住了半张脸。“好深……唔……爸爸……人家魂都丢了呢……”
  “要是让姐看见她婆婆现在这副疯样,那乐子可就大了。”
  我拨开她脸上的秀发,调笑着。
  “我才不管呢。”
  停了一下,她又故作神秘地凑近我耳边娇喘着。“其实我早知道她和你有一腿了。”
  我心里咯噔一下。“别胡说!”
  “呦!还想赖,昨天你俩干什么了?力德没看见,我可都瞧清了。姐弟有这么闹的吗?”
  昨晚乘没人注意时,我和姐姐亲了个嘴,她还死命掐了我一把,差点没把我疼死。我也没客气,在她香臀上回了一下。没想到让她看见了。
  “你想怎么样?”
  我忐忑不安的问。
  “唉,我还能怎么样呢?倒是你们要小心些了,万一真让力德知道,怎么办呢?”
  她在我抽送中闭眼陶醉着。
  “知道又怎么样啊?我现在是他外公,他能把我怎么的?”
  我咬住她的乳头往外拉,下面加快了速度。
  “小不要脸的……唉……别管儿子儿媳妇了……我都快到极乐世界了……哎哟……小坏蛋儿……你……好……好大的劲……顶……顶死我了……难怪小云喜欢……啊……又不行了……嗯……大浑蛋……究竟……你最喜欢谁呢……”
  她语无伦次,开始了第二次高潮。

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