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我和小姨子的情欲纠缠
我和小姨子的情欲纠缠
塞上水乡是银州市最好的住宅区,房价也是银州市最贵的。
  一栋有三百平的二层楼别墅坐落在塞上水乡最好的位置。
  二十五岁的张玄爬在地上,手拿一块白布,在身旁的水桶上拧干后,仔仔细细的擦净身下昂贵的地板。
  在别墅的院子里,那停着的保时捷,法拉利,都落灰了。
  这些看着豪华,却没有一样是属于张玄的,他不过是入赘到了林家,“嫁”给了银州市第一豪门,林氏集团的总裁,林清菡。
  身为林清菡老公的他,在入赘到林家的这一个月来,干的尽是下人的活,也从来没有上过林清菡的床,原因很简单,林清菡看不起他。
  这栋别墅中,唯一属于张玄的,可能就是院中那辆很破旧的自行车了。
  张玄穿着白背心,沙滩裤,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曲,脸上洋溢着开心的表情。
  “呼,还有两间屋,今天的任务就完成咯。”
  一辆全球限量版的阿斯顿马丁停到了别墅门前,这辆车,整个银州市,买得起的人有,但有资格买的,一个都没,哪怕林家。
  车上下来一名年轻男性,身上穿着范思哲限量版服饰,能买得到这种衣服的人,那在全国都有举足轻重的地位。
  青年摘下脸上的墨镜,露出帅气的脸庞,推门走入别墅大院,一眼就通过巨大的落地窗,看到了趴在地上,正撅着屁股擦地的张玄。
  帅气青年一捂额头,“我的天,老大,你好歹也是被世界各国掌舵人誉有Satan大名的人,要不要摇身一变成了一名保洁啊?哦不,应该说是,家庭妇男!”
  青年推门,走进别墅,给自己点上一根高希霸古巴雪茄,浓郁的香味在雪茄点燃的时候便飘荡起来。
  爬在地上的张玄看都没看来人一眼,继续擦着地板,嘴里说道:“你懂个屁,这叫爱!把你那该死的烟给老子灭了,你知道的,我老婆不喜欢闻烟味。”
  “呦,这是我们大烟枪嘴里说出来的话么?”帅气青年撇了撇嘴,还是老老实实把烟灭了,“那个,老大,晚上要不要去喝两杯,今天瑞国皇室那小妞又给我打电话了,死活想见你一面,你要同意,她会在第一时间坐上她的私人飞机降落在银州。”
  “靠!老子是有老婆的人,什么瑞国皇室,让她给老子滚一边去。”张玄不耐烦的挥了挥手,“还有你,快滚出去,没看老子在这擦地呢么?”
  “唉。”帅气青年叹了口气,“真是个无情的男人,好吧,我会告诉那小妞的,老大,你真的要舍弃一切了么?你消失的这一个月,整个地下世界都快疯了。”
  “狗屁的舍弃一切!”张玄从地上站了起来,一巴掌拍到帅气青年的后脑勺上,“老子现在,可是拥有了全世界!”
  张玄一边说着,一边用手指着客厅的电视墙上,那有一张他和一个女人站在一起的婚纱照,照片上的女人,画着淡妆,微微一笑,仿若天使般美丽。
  “行吧行吧,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没有智商,我看男人也就这样,那我先走了。”帅气青年无奈的摇了摇头,退出别墅大门,朝那辆限量版阿斯顿马丁走去,在打开车门的时候,帅气青年突然一顿,“对了老大,你把谢尔巴大师最宝贵的东西和这些垃圾摆到一块,估计谢尔巴看到会很心疼。”
  帅气青年冲院中那些落灰的豪车努了努嘴。
  “狗屁的贵重,自行车不就是用来骑的么,你想要送你了!”张玄一脸不在乎的挥手。
  “算了。”帅气青年摇了摇头,“我可不想骑着这拍卖价为十三亿美金的东西在街上乱跑,走了啊老大。”
  阿斯顿马丁响起一阵马达轰鸣声,消失在别墅门前。
  张玄走到院子里,看着那辆破旧的自行车,自言自语一声,“十三亿?还没我老婆一根头发贵重。”
  说完,张玄一脚把自行车给踢倒了,兜里的手机在自行车摔到地上的同时响起,张玄把这款价值一千块的华威手机拿出来一看,是有一条短信,上面的内容是。
  “尊敬的Satan大人,沙特王室恳请我们派遣十名护卫员保护王室成员的安全,价码是三块油田,米国外交部……”
  张玄只是扫了一眼,连内容都没看完,就把短信删了,看了眼别墅屋内的地板,自言自语道:“真是的,还有两间屋子没擦完呢。”
  张玄把手机往裤兜里一装,又趴在地上,撅起屁股,仔细的擦着地板。
  当张玄将别墅的卫生全部打扫干净后,已经是下午六点了。
  一辆奔驰驶入别墅大院中。
  张玄一听到发动机声,立马跑到别墅门前。
  火红的奔驰GT像是一只猎豹般美丽,让人移不开眼睛,却在从车上下来的女人面前黯然失色,哪怕是狂热的爱车族,在此时都不会去注意那辆奔驰GT,而是将目光放在这个女人身上。
  一身简单的白衬衣加黑短裙,因为这个女人变得不再普通,套着黑丝的修长双腿像是上帝给予的礼物一般完美,纤细,笔直。
  三千黑丝披于脑后,女人每一步,都会让这一头的黑发飘荡。
  她白皙的皮肤比婴儿还要柔嫩,完美的五官无可挑剔。
  这是一个集气质,长相,财富于一身的完美女人。
  如果非要说美中不足的,大概就是女人那冷若冰霜的表情了。
  女人下车后,看也没看站在别墅门前的张玄一眼,径自走进大门。
  “老……林总,你回来啦。”张玄一脸讨好的看着面前的女人,起先准备出口的称呼因为女人一个眼神而收了回去。
  林清菡,林氏集团总经理,张玄在一个月前领证的合法老婆。
  林清菡一见到张玄,心中就有一股厌恶油然而生,她最讨厌的,有两种人,一种油嘴滑舌,还有一种好吃懒做,很巧,这两种,张玄都占了。
  在林清菡的眼中,张玄就是一个成天无所事事,游手好闲之辈,自己不求上进,想要靠着入赘这种方式来过上比别人更好的生活,每个月拿着自己父亲给他的两万块工资!
  林家一脉单传,到了林清菡父亲这一辈,生下个女儿,为了不让林家香火断掉,只能找人入赘,林清菡想不明白,自己父亲为什么选了一个这样的人,她无数次的向父亲提出抗议,结果都没用。
  张玄一个月前入赘林家,这一个月来,林清菡想过无数办法要赶张玄走,为此林清菡专门辞退了保姆,把家里的活全给张玄干,自己社交也从来不带张玄,原本林清菡认为,张玄肯定忍不了多久,没想到这人还乐在其中。
  “林总,这忙活一天累了吧,茶水已经给你泡好了。”张玄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,给林清菡递来一杯热茶。
  第二章 没骨气的男人
  林清菡看着张玄脸上的笑容,心中就泛起一阵恶心,她为难过张玄很多次,刷马桶,用抹布擦净地板,宁愿院里的跑车落灰,也不许张玄碰上一下,不让张玄抽烟,太多太多,然而,张玄对这些一点都不抗拒,说不抽烟,一根都不抽,有几次,林清菡还特意提前下班回家,就是想抓张玄一点毛病,然后撵他滚蛋,可结果次次都让林清菡失望。
  她看着张玄脸上的谄媚,心中萌生出一个想法。
  好,你不是什么都能忍么,不是逆来顺受么,我就让你受着!
  想到这,林清菡往沙发上一靠,声音毫无感情的对张玄说道:“累了,去给我打盆洗脚水来。”
  “好嘞!”张玄没有一秒钟的迟疑,立马往卫生间跑去。
  很快,一盆温度适中的洗脚水被张玄端到林清菡面前。
  “林总,你的洗脚水。”张玄蹲在林清菡那修长的双腿前,将洗脚盆放下。
  林清菡蹬掉高跟鞋,将那对精致的玉足抬到张玄眼前,用一副居高临下的语气说道:“你给我洗。”
  “我给你洗?”张玄看着眼前那对玉足,愣了两秒。
  林清菡见张玄这副表情,精致的小嘴微微一翘,冷哼道:“怎么,不愿意?不愿意就给我滚!”
  “愿意,当然愿意!”张玄使劲点头,脸上带着笑容,心中有一丝兴奋,看来自己这一个月的努力没白费啊,这还是第一次和老婆肢体接触呢,还是她主动提出的!
  张玄从发愣到脸上生出笑容的表情变化,林清菡看的清清楚楚,在林清菡眼中,算是彻底看清楚这个人了,为了钱,什么事都能干!
  男人,不怕穷,就怕没有骨气!
  在林清菡看来,张玄就是那种没有骨气的男人,这种男人,就该狠狠的羞辱!她故意抬高精致的玉足,仿佛在指使一个下人,“洗吧。”
  张玄看着这对玉足,黑色的丝袜套在脚上,丝滑,柔顺,用手轻轻一拉,黑丝带起一道褶皱,顺着这条笔直的长腿下滑,分腿丝袜没有什么阻碍的就被张玄拉到了膝盖处。
  黑色的丝袜上带着一抹淡淡的幽香,将其全部褪去后,那精致的玉足呈现在张玄的眼前,肌肉柔嫩,像是每天都会浸泡在纯牛奶里一般,晶莹剔透,就是一具艺术品,像是一块洁白的宝玉,就是最苛刻的人,也挑不出一点点的瑕疵。
  林清菡靠在沙发上,她能清楚感受到一双粗糙的大手在自己的脚底摩擦,带来一阵阵的酥麻和舒适,林清菡看着身前正给自己按脚的张玄,眼中的厌恶更甚了,她从来没有想过,一个男人,为了钱能卑微到这种程度,简直让人恶心!
  林清菡刚准备一脚将张玄踢开,让他滚远一点,手机的铃声打断了她接下来准备做的事情。
  电话是公司的李秘书打来的,林清菡接起电话,不知电话中李秘书说了些什么,让林清菡的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。
  “告诉他,不要痴心妄想!我林氏,也不是任谁都能捏一下的软柿子!”
  林清菡说完,直接将电话扔在一边,靠在沙发上,玉指轻轻揉按着自己的太阳穴,感觉一阵心烦意燥,连一脚踢开张玄的事都给忘了。
  这时,一阵温热从林清菡的脚底,沿着这条完美的笔直长腿,向上蔓延,这种舒适的温热,让林清菡烦躁的心情感受到了一抹平静,紧皱的柳眉也舒缓了一些。
  张玄将手中这对玉足放进了温水盆中,仔细的,小心翼翼的揉按着,他仰头抬眼,看见林清菡眉头紧皱的模样,女人的样子,还有刚刚接起的电话,让张玄心中一头沉睡的猛兽苏醒。
  谁惹了她!谁敢!
  这是张玄第一次见到林清菡这副模样,从张玄五岁那年,他就认识眼前这个女人了。
  五岁那一年,张玄和母亲差点冻死在冬天的街头,林清菡从她父亲的车上走下,递给了张玄一件棉衣,还有一百块现金,那棉衣让张玄和他母亲渡过了冬天,一百块让张玄为母亲买了退烧的药。
  张玄七岁那一年,因为吃了垃圾箱中的变质食物,导致食物中毒,林家的慈善机构出资,救了包括张玄在内的六名流浪儿。
  张玄十岁的时候,就读于林家创办的公益学校,母亲在学校找了份清洁工的活。
  一直到张玄十四岁,母亲被检查出恶性肿瘤,为了不拖累张玄,母亲留下遗书,从七楼一跃而下。
  母亲在遗书中告诉张玄,他可以不为自己立冢,但一定要报答林家的恩情,如果没有林家,张玄在五岁那年就死在街头了,更不要提还有学上。
  林家两次救了张玄的命,张玄早就在心里发过誓,自己这辈子,必要报答林家的恩情,而在自己五岁时,那个送给自己棉衣的女孩,就像是带来光明的天使,住进了张玄的心中。
  张玄的记忆中,只有这个女人甜美的笑容,从没见她这般皱眉。
  张玄揉按着林清菡的脚底,他熟知人体的每一个穴位,为林清菡解乏,他对力度的掌控,哪怕专业的按摩师都比不上。
  不知不觉间,林清菡整个身体都松垮下来,懒洋洋的靠在宽大的沙发上,她的确太累了,睡意伴随着脚上的舒适感袭来。
  林清菡半躺在柔软的沙发上,她的姿势让她身前的白衬衣微微在身前堆积,衬衣纽扣与纽扣之间,也因为她的姿势开了一张张小口,张玄眼神稍微一撇,就能透过这些小口,看到林清菡那平坦的小腹,再往上看,是那黑色的贴身衣物。
  林清菡完全没有意识到什么,脚底传来的舒适,精神上的困意,让她睡了过去,发出了平缓的呼吸声,一头黑发凌乱的散在沙发靠背上,像童话中的睡美人般美丽。
  张玄仔细的为林清菡按摩着,常人保持一个姿势半蹲十五分钟以上,就会腿部发麻,难以忍受,张玄蹲了半个多小时,这才轻轻的将林清菡那对玉足擦干,慢慢的放在沙发上,又找来一条毛巾被为林清菡盖上。
  第三章 狂!
  看了下时间,现在是下午七点,张玄蹑手蹑脚的走出别墅,将大门小心翼翼的关上,踏着一双人字拖,骑着那辆破旧的自行车,出了别墅大院。
  张玄一边骑车,一边掏出手机,打了个电话。
  “老大,不是正做你的家庭妇男呢么,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?”电话那头响起一个男性声音,正是今天下午来别墅找张玄的青年。
  “给我查一下,今天是不是有人惹到我老婆了!”张玄的声音中带着难以掩饰的愤怒。
  “好的老大,你别挂电话,我现在让人给你查啊……”
  张玄能从电话里听到帅气青年的说话声,也能听到键盘响起的噼啪声。
  不到三十秒,帅气青年再次开口,“老大,查出来了,林氏集团与周氏集团共同合作开发一块地皮,结果林氏集团进行了一部分投资后,周氏突然单方面终止了合作,周氏集团的总经理提出要求,让嫂子她今晚独自前去周氏大厦一晚,这样或许能够考虑一下合作的继续进行。”
  张玄手上的青筋瞬间暴起,话语中呈现无法掩饰的怒意,“打我老婆主意?他想死!十秒钟内,将那个姓周的地点和照片发给我,就这样!”
  张玄电话刚挂,定位信息便发了过来,周氏集团的总经理,现在就在周氏大厦当中。
  周氏大厦,坐落在银州市区南,共有十一层,顶层的总裁办公室中,三十岁的总经理周绪正穿着衬衣,坐在宽大的老板椅上,喝着上等的龙井,他看着眼前的电脑屏幕,上面正显示着林清菡的一张张照片。
  看着照片中那漂亮到无可挑剔的女人,周绪的眼中闪过一抹阴笑,自言自语道:“跟我玩?我倒要看看你林清菡有多大的本事,是继续保持你那份矜持,还是让你投资的那十个亿打了水漂!”
  周绪故意在地皮上阴了林清菡一手,并且很明白的跟林清菡说明,想要继续地皮的开发,就来和我周绪,睡上一晚!
  周绪品着龙井,看着时间,他认为,再有最多三个小时,那个完美的女人就会出现在自己面前,任由自己摆弄。
  哦,对了,听说她还结婚了,不过好像找了个废物当老公,等自己玩完她,再去找她那个废物老公聊聊,看看那种废柴,敢不敢对自己放一个屁!
  “砰”的一声!
  正当周绪沉浸在自己美妙的幻想之中时,他的办公室大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踢开。
  这一声响,吓了周绪一跳,周绪看见,一名穿着白背心,沙滩裤的青年出现在自己眼前。
  周绪想也没想就喝骂出声,“你是什么人,给我滚出去!”
  “要你命的人!”张玄一步冲了上来,在周绪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张玄的手已经抓住周绪的短发,对着眼前的实木办公桌一阵猛砸,发出“砰砰砰”的撞击声。
  周绪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,就感觉自己额头一阵撕裂般的剧痛,这种剧痛让他快要昏厥,一股温热顺着额头留下,染红了他的眼帘,那是他的鲜血。
  张玄拎着周绪的短发,朝旁边随便一甩,体重超过一百八十斤的周绪就这么轻松被张玄从老板椅上扔到一旁。
  周绪伸手,摸了一把额头,手上的鲜血让他发狂,从自己出生到现在,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自己!
  周绪目光阴狠的盯着张玄,咬牙道:“小子,你想死么?”
  “呵!”张玄轻笑一声,他扬起拳头,对准身前的实木办公桌,一拳狠狠砸了上去。
  周绪眼皮猛跳,他清楚的看到,厚度达到十公分的实木办公桌,被眼前这人,一拳打了个对穿!
  这充满力量的一拳,让周绪狠狠吞咽了下口水,如此一拳要打在自己身上,那会是什么样的后果?想到这,周绪有些后怕,“你是谁!我自问从来没招惹过你!”
  张玄对周绪伸出两根手指,“我是谁不重要,现在给你两个选择,第一,把你对付林氏集团那些恶心的手段收起来,第二,我现在杀你了,你选吧!”
  原本对张玄所表现出的力量充满恐惧的周绪,在听到这话后,心中那抹害怕,顿时荡然无存,呵,原来是林氏找来的人啊。
  周绪神色自在的整理了一下散乱的衬衣领口,从地上爬起,抽了张纸巾擦了擦额头的鲜血,对张玄道:“我要说不呢?你想杀我,那就来,我看看林氏给你的钱,值不值得你的命,你以为杀了我,你能安然无恙?”
  周绪毫不在乎张玄的威胁。
  张玄也因为周绪的话,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,“哦,对,你还真提醒我了,杀人偿命,那这样吧,我给你换个条件,要么结束你对林氏施展的把戏,要么我毁了你这所谓的周氏集团,你有一分钟的选择时间,一分钟内不选,我就默认你选择第二条,计时开始。”
  “呵!”周绪忍不住嗤笑出声,打量着身穿白背心沙滩裤的张玄,“小子,你是活在梦里?毁了我周氏,凭你?你以为,这个世界,是靠拳头说话的?你再能打,我一个电话,也会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!”
  “嘘!”张玄给周绪做了个禁声的手势,他正拨打着电话,对电话里说道,“嗯……五十秒后,我要不跟你联系,就毁了这个周氏集团,方法很多,你自行选择。”
  “草!装模作样!”周绪重重踢了一脚自己的老板椅,虽然他认为,现在这个青年的表现,就像是一只小丑,但对方那不把周氏放在眼里的模样和语气,还是让他很不满意。
  “小子,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,但我也给你两个选择,第一,赶紧给我磕三个头,滚出我的办公室,第二,我现在弄死你,而且绝对不会偿命,你自己选择。”周绪目露凶芒,盯着张玄,“我给你,三十秒的时间!”
  “三十。”一声倒计时响起,来自张玄。
  第四章 这才是能量
  距离张玄给周绪考虑的时间,还剩三十秒,周绪给张玄考虑的时间,也剩三十秒。
  “二十秒,小子,我倒要看看,你能跟我装到什么时候!”周绪给自己点上一根香烟,美美的吸了一口,又抬起左手腕,看了眼手上的欧米茄,“还有十秒。”
  张玄悠哉的走到办公室的待客沙发上坐下,静静的看着周绪在哪倒计时。
  “五秒。”周绪脸上挂着冷笑。
  张玄翘起二郎腿,双手放在脑后,慵懒的半躺在沙发上。
  周绪一看手表,“时间到,小子,是你自己选择找死,别怪我没给你机会!”
  周绪刚准备拿起他桌面上的手机,叫保镖来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,手机就提前响起,周绪一看来电号码,脸色变了变。
  来电人显示的是赵总,周氏集团最大的合作伙伴,可以说,周氏如果少了赵总这条线,收益将会缩水三分之二!
  周绪权衡利弊,决定先接赵总的电话,毕竟处理一个胆大妄为,无法无天的小子,远没有赵总的事重要。
  周绪刚把电话接起,还没来得及说你好两字,就听到电话中赵总充满怒意的声音,“姓周的!你惹了人,可不要牵连到我身上,咱们的合作,终止了!嘟嘟嘟……”
  周绪听着电话中的忙音,一时间有些发愣,啥情况?周氏和赵总合作已经六年了,一直都是互利互惠,今天怎么突然闹这么一出,而且赵总说自己惹了大人物,牵连到他?
  还没给周绪琢磨的时间,办公桌上的座机又疯狂响起,周绪心中有股不好的预感,接起座机。
  “周总,不好了!公司官网被大量黑客攻击,现在彻底陷入瘫痪,所有在网上销售的商品价格全都变成一块,几秒钟内就被人下了上千订单,我们的亏损至少达到一亿!”
  周绪还没来得及做出回答,办公室的大门就被秘书一把推开,只见女秘书满脸慌张的汇报:“周总,有三家马上就要洽谈成功的合作企业突然拒绝跟我们往来,说没必要跟一个即将破产的公司合作!”
  “叮铃铃!”老式的电话铃声刺耳的响在周绪耳边,这部电话,只有少数人能打的进来,每次使用这个电话,无一不是重要的事情。
  周绪脸色难看的接起电话。
  “周总,大事不妙,公司的股票被神秘财团大力打压,对方资金雄厚,宁愿赔钱,也将我们的股票价码砸低了十一个点,这是故意搞我们啊,据初步估计,现在损失达到两点七个亿,并且每秒都在增加!”
  “什么!”一个个的电话,以及秘书的汇报,让周绪彻底慌乱。
  周绪手机又响,是周绪的父亲打来的,周绪的父亲在电话中发出怒吼:“兔崽子,你他娘的干了什么,老子几个老兄弟全都打电话来,劝老子赶紧跑路,说你惹上了不该惹的人!”
  “我……”周绪张了张嘴巴,眼神突然就扫到了坐在沙发上的张玄身上。
  看着那个身穿白背心沙滩裤的青年,周绪突然意识到了什么。
  “是你!都是你干的!都是你!”周绪指着张玄,手指都在发抖,对方脸上那玩味的笑容,让他感觉到了恐惧。
  “怎么能说是我呢?”张玄微微一笑,“我给了你两条路,这可是你自己选择的。”
  办公室中,电话铃声疯狂的响起,让周绪感到格外的刺耳,他发疯似的质问道:“你到底干了什么!啊!”
  “我不都让你做过选择了么?”张玄伸出右手小拇指掏着耳朵。
  电话铃声的响起,各部门经理带来的消息,让周绪快要崩溃,他彻底明白,眼前这个人,根本就不是自己所能抗衡的,他说毁了周氏,并没有跟自己开玩笑!如果自己再不服软,周氏就真的没了!能在短短时间内做到这些事情,他的能量,远超自己的想象!
  周绪看着那个半躺在沙发上的人,此刻在他的眼中,这个年轻人,就好像来自地狱的恶魔,能轻松将自己毁灭!
  不间断的电话铃声,击垮了周绪的内心,他脚步踉跄的跑到张玄面前,“噗通”一声跪在地上,眼中带着祈求:“我同意!我什么都同意,求你了,高抬贵手吧!
  张玄打了个响指,“早这么乖,不就好了。”
  在周绪期盼的目光中,张玄拿出手机,打了个电话出去,在电话里说了声够了。
  十几秒后,周绪再接电话,得到的汇报是,攻击公司官网的黑客已经自行离开,打压公司股票的神秘财团也不再下手,短短的时间,公司总共亏损将近八个亿,还不算那些跟周氏终止合作的伙伴,如果全部算下来,这次周氏的损失,超过二十个亿!
  周绪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打湿,他眼神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,这是一个说句话,就能毁灭周氏的大人物,他到底是什么身份?这样的人,在全国,又能找出几个?林氏集团,竟然找了这么一个人来帮忙!
  “周总,你恶心了林氏一把,也不能这么算了,明天早上,我要知道你去林氏认错的消息,必要的补偿,也不能少,如果到了中午你没有跟林总好好认错的话,我相信,结果是你不愿见到的。”
  张玄起身,拍了拍裤子,看周绪的眼神,如同看一只蝼蚁。
  周绪连忙诚惶诚恐的点头回答,“是,一定!一定!”
  “不错,知错能改,就是好孩子。”张玄伸手,拍了拍周绪的脸。
  这么极具侮辱性的动作,让周绪不敢有一点不满,反而努力挤出一副笑脸。
  解决了这件事,张玄离开周氏大厦,骑上自行车,哼着小曲回到别墅,见林清菡还在沙发上睡着,看着女人那恬静的模样,张玄眼中出现一抹溺爱,走上前去,以一个公主抱的姿势将女人抱在怀中,慢慢走向楼上卧室。
  一夜过去,第二天,林清菡被刺眼的阳光叫醒,她伸了个懒腰,头一回感觉,自己睡的是这么香甜。
  看了眼挂在墙上的钟表,时针指在十的位置,让林清菡惊呼一声糟了。
  第五章 到底是谁?
  林清菡急忙爬起床,冲出卧室门,刚好看到正趴在地上擦地的张玄。
  在林清菡看到张玄的时候,张玄也刚好转头看到林清菡,对林清菡微微一笑,“林总,你醒了。”
  林清菡皱了皱眉,“十点了,怎么不叫醒我!”
  张玄嬉笑一下,“林总,是你说不让我进你卧室的啊。”
  林清菡表情一愣,说不上话来,自己的确说过这样的话,突然,林清菡想到些什么,一张俏脸顿时变得冰冷起来,“我记得,我昨天是在沙发上睡着了吧?今早怎么会在卧室醒来?”
  张玄脸上嬉笑的表情一凝,用手挠了挠后脑,干笑道:“哈哈,是我看林总你昨天在沙发上睡的不舒服,就把你抱到卧室了,不过你放心,我绝对没干什么出格的事情!姓张的人品是格外有保障的!”
  “抱?”林清菡抓住了这个字眼,眼前这个人,竟然抱了自己!林清菡下意识就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衣物,当她发现自己贴身衣物没有被动过后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  张玄生怕林清菡再继续这个话题盘问下去,连忙引开话题,“林总,你公司不是还有些事吗,洗面奶和牙膏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。”
  林清菡也清楚,现在不是和张玄说这些的时候,公司的事才最重要,迈着修长的双腿,林清菡急忙洗漱,然后打开房门,跑了出去。
  张玄看着林清菡离开的背影,脸上露出一抹宠溺的笑容。
  林清菡开上那辆红色奔驰GT出门,心中焦急,今天早晨,她要忙着去处理和周氏合作的那块地,却一觉睡到十点多,真是误事!
  林氏集团一楼大厅,周绪身穿正装,脑袋上裹着纱布,正满脸焦急的等在这里,看了下时间,已经十点半了,还有半个小时就到中午,可林总还没来。
  周绪可清楚记得昨天那位狠人说的话,自己如果中午前还没道歉,那真就死定了!
  周绪的父亲周平也站在这里,表情严肃,昨天的事情,他听自己儿子彻头彻尾的说了一遍,得知对方只是一个电话,就差点毁了整个周氏,让周平心中发颤,同时也好好教训了一番自己儿子,让他千万不能再惹林氏一点不满!
  正在这时,一辆红色奔驰GT带着轰鸣声停在了林氏集团大门口。
  看到这辆奔驰的瞬间,周绪脸上洋溢出喜色,连忙迎了上去,周平也快步跟上,严肃的老脸上挤出一个笑容。
  穿着职业套装的林清菡一下车,就看到了正赔着一脸笑容走来的周绪,对方头上裹着的纱布也让林清菡疑惑。
  “林总,等您好久了,您总算来了。”周绪尽量让自己显得客气,说话时,身子都微微躬下,将自己放在一个弱势的位置。
  林清菡被周绪这突然的态度搞得一愣,昨天她还从电话里得知,面前这人,让自己孤身前往周氏大厦呢,林清菡奇怪归奇怪,说话可不客气,轻蔑一笑。
  “呵,周总,昨天恐怕让你失望了,你如果真当我林氏是软柿子,有什么招就随便使吧,再恶心的手段,我林清菡也接下来!”
  “林总,之前是周某人有眼不识泰山,昨天那位已经狠狠教育过我了,您就大人有大量,原谅我这一次吧,这是那块地皮的所有权,今天早上已经让人全部转移到您林氏的名下了,包括您上次看上的两块住宅区,我现在也安排人办着手续,再过几个小时就会送到您的手上,如果您还满意的话,麻烦您给那位大人物说一声,他交待的事,我都做到了啊。”
  周绪这一口一个您,不光向林清菡道歉,更是将那块双方共同合作的地皮赠送,同样还附赠了两块住宅区当做赔礼,只是想让张玄看到自己的诚意。
  周平也在一旁说着好话,给林清菡说什么周林两家本是世交,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儿子搞出这些事来,希望林清菡不要责怪!
  林清菡看着周绪递来的地皮证书,上面所有人写着自己的名字,还盖了有关部门的钢印,根本无法作假,眼前发生的一切,让林清菡有种强烈的不真实感,但事实就发生在眼前,由不得她不相信。
  林清菡抓住了周绪话中的重点,他说,昨天有人,狠狠教育了他,帮助了自己?那人是谁?
  “林总,您看您还满意吗?”周绪小心翼翼的,试探性的问了一下,他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太过卑微,昨天那位的能量,他彻底见识过了,心中只有恐惧,他明白,自己傲气的资本,在那位面前,什么都不是!
  “行,我知道了,你的地皮和住宅区没必要给我,我只希望,在接下来的合作中,你不要再做些什么让人恶心的事情。”林清菡并没有收下周绪的赔礼,因为她不知道是谁帮了自己,收这份大礼,一点都不合适。
  周绪一听林清菡不打算要自己的赔礼,那一张脸顿时苦了下来,“林总,您就收下吧,昨天那位说了,如果赔礼不到位,我也就惨了啊,您就当可怜可怜我,收下吧!”
  周绪的态度,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,公众号[唯漫文学] 回复数字469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闹得林清菡真的有些不知所措。
  可怜可怜他?收下他十几亿价值的地?周绪的话,要让别人听到,一定会认为周绪疯了。
  林清菡见周绪这苦苦哀求的模样,知道自己无法拒绝了,算了,先收下吧,等知道是谁帮了自己,再把这份礼还回去也不迟。
  想通这些,林清菡告诉周绪,自己会让秘书来负责这些事情,说完她便匆匆上楼了。
  林清菡坐在自己的办公室中,看着巨大的落地窗,透过这扇窗,可以俯视整个银州市的CBD。
  想着刚刚发生的一切,林清菡还是有些无法相信,让自己这么头疼的事,就这么梦幻般的解决了?到底是谁帮自己呢?林清菡想了一下,却找不到什么头绪,好在林清菡不是什么矫情的人,有些事暂时想不通,就不去想了,心头最大的一桩心事了却,让她心情舒缓了不少,正在这时,办公室的门就被人敲响。
  “请进。”林清菡对着办公室门外说了一声。门外进来的,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,公众号[唯漫文学] 回复数字469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是一名有着小麦色肌肤的女性,她穿着一身红蓝相间的宽松运动服,年龄看上去跟林清菡差不多大小,二十三岁左右,身高一米六,留着一头短发,这名女性站在那里,好似一头随时能够发力的猎豹一般。
  “林总你好,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江静,你的父亲请我来保护你。”
  江静话音刚落,林清菡的电话便响起,是她父亲打来的。